欢迎光临~365be体育官网 - 首页

新闻中心

汽车大观|华晨汽车:一个睡不醒的人?

吉利汽车以当年10亿美元吞并沃尔沃十年。这种经典的汽车行业并购确实带来了“1 1 > 2”的协同效应。但对于华晨来说,是否能有破釜沉舟的勇气,似乎还是未知数。

比如在新能源和智能出行领域,华晨汽车被工信部取消生产新能源汽车,意味着华晨未来在新能源领域将取得巨大成就;华晨在车辆互联和自动驾驶方面几乎没有亮点。

异常的利润分享,1000亿元的债务危机,让评级机构的预期落空.在特殊的2020年,资本的巨浪让华晨汽车感受到了彻骨的寒冷。

近五年(2015 -2019年)华晨不含宝马利润份额的亏损分为5.4亿元、6亿元、8.6亿元、4.2亿元、10.64亿元,合计亏损34.84亿元。随着年限的增加,亏损还会继续扩大。

随着2022年宝马股权的减少,“利润牛”创造的利润将减半。也就是说,即使销售规模足够大,利润足够飞奔,奥迪也不一定会等死。另外,更多人开始担心失去话语权的华晨会不会成为宝马的代工厂?

华晨汽车的品牌生活是否还有值得关注的地方,这是一个耐人寻味的问题。华晨汽车在专注技术、研发能力、营销手段等诸多方面已经落后,似乎既没有扭转颓势的意图,也没有弯道超车的实力。

此外,有业内人士透露,华晨汽车之前一直在寻找表外资金,但部门金融机构业务人员交换时私下有限制名单,包括华晨相关公司。也就是说,华晨部门已经进入部门融资圈黑名单,很难获得新的融资。

跌 跌 跌

近年来,华晨集团既没有努力推出新车型,也没有看到令人惊叹的战略结构。比如曾经称霸汽车领域的华晨中国,自2019年3月华晨汽车更换董事长后,就再也没有推出过新产品。此时的华晨,现在位于东北沈阳,更像是一个等待生命尽头审判的老人。

事实上,为了解决债务问题,华晨汽车正在通过各种方式筹集资金。

综上所述,如果华晨汽车不能“翻身”自己的产品和品牌,而是继续沉睡,那么按照马太效应汽车行业的增长趋势,投资者可能会继续对华晨汽车失去信心,这将导致资本市场再次紧张。

今年5月14日和7月14日,华晨汽车将其上市公司华晨中国的6亿股(占总股本近12%)出售给辽宁交通投资集团,用业务资金延续生命。

作者|唐

根据2019年的财务报告,华晨宝马对公司收入、利润和现金流的孝心都在95%以上。但华晨金杯、华晨中国等自主品牌完全是营收亏损,现金净流出。

比如2010年,曾经失败的金杯客车数量超过100万辆,在轻型客车市场的市场份额高达75%。但随着SAIC大通、江铃股份有限公司等竞争对手的不断超越,华晨最终以1元的价格将其49%的股份出售给雷诺。

事实上,自本世纪初杨蓉的离开,以及后期宝马作为合资品牌的“进入”,华晨自有品牌的生命力已经逐渐减弱。

2020年,沉寂、沉寂的华晨汽车再次回归视野,但这一次,带给大家的不是期待已久的消息,而是被1000亿元债务危机纠缠的重重叹息。

也正是因为这种关系,辽宁SASAC似乎在华晨的“生死劫”中扮演了重要角色。对于华晨这个拥有丰富政治和商业景观的地方国企来说,辽宁SASAC注定是华晨这个纳税大户的平台。因此,如果辽宁地方政府摆脱债务问题,债务问题将得到妥协解决。

上半年,华晨宝马未经审计的华晨中国孝道净利润达到43.83亿元,增长23。比去年同期的35.52亿元增长4%。

尤其是华晨这几年的统治者,基本上具备了“红顶商人”的特征,肩负着为当地经济增长造血重任的华晨汽车,似乎已经习惯了以“稳定”为目的,被禁锢在现有的“围城”里继续生活。自然,华晨宝马是这座围城唯一的支柱。

自7月下旬以来,华晨汽车陷入了“股份和债务双杀”的局面。

8月13日,华晨汽车香港上市子公司华晨中国也出现暴跌,盘中跌幅最大,为14.3%,为2019年8月以来的最大单日跌幅。

“你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”。这句话似乎适合华晨汽车。

也就是说,成立30年的华晨集团,虽然有6家整车厂和4家上市公司,但基本上还是靠华晨宝马“养活”整个集团。

看今年的数据,华晨宝马的“利润牛”属性进一步增强。

减持抵债能自救吗?

但相对于高负债平台,真正让投资者不安的,可能是华晨汽车在面对自己板块不可阻挡的亏损和债务时的不作为。

2002年,华晨的业绩开始出现亏损,2007年在美国上市的第一辆车失败。而华晨汽车在汽车行业后期的冲刺中更容易被按下暂停键。

华晨中国曾是中华汽车、中华尊驰和中华接君等畅销车型,现在只有五款在售。今年上半年,华晨中国仅售出3200辆汽车,平均月销量为500辆。

8月12日,19华旗01、18华旗01、18华旗02、18华旗03等债券跌幅超过15%;其中,19华旗01下跌28.65%。

袁泉|汽车大观

但是这些基金真的能给华晨汽车带来新的生命吗?

因为华晨汽车的利润构成存在各种不稳定因素。其中最突出的特点就是华晨宝马的一枝独秀和自己的“一地鸡毛”。

早在2018年10月,华晨就与宝马合作,宣布华晨将把合资公司25%的股份转让给宝马。交付后,宝马持有75%的华晨宝马股份,华晨持有25%的股份。华晨汽车可以通过此次股权交付获得36亿欧元的补偿。

债券和股票同步下跌,反映出投资者对华晨集团债务问题和流动性的担忧。而这种担心并非空穴来风。

评级机构东方金诚6月发布的声明显示,2020年3月底华晨汽车负债总额高达1226.75亿元(资产负债率接近70%),其中生息债务达到677亿元,占负债总额的一半以上,短期生息债务为484亿元。巨大的短期偿债压力很可能迫使企业进行破产重组。

现在,当所有汽车行业都有“弯道超车”的野心时,国光一度似乎对新的机遇“视而不见”,一意孤行,迟迟不前。

1992年,华晨成为中国第一家在美国上市的公司,多年后,它打出了民族品牌,推出了中国品牌汽车。在新的千年里,人们对乘坐中华车的自豪感仍然难以忘怀。

365be体育-栏目导航

365be体育-联系我们

CONTACT US

联系人:郜经理

手机:13969927532

电话:0539-6667589

地址: 山东省临沂市兰山区义堂镇小葛庄驻地